女子做削下巴手术失败与杭州整形医院协商无果 在医院绝食抗议

  • 收藏: 0
  • 浏览: 236
  • 回复: 0
美丽76295858

美丽76295858

2021/07/19 21:22

   浙江在线03月31日讯 3月25日下午2点半,36岁的叶芳紧锁着眉头,提着一大袋CT片、病历卡和杭州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忧心忡忡地踏进了杭州整形医院的大门。

  这半年来,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究竟从这扇大门里进进出出了多少回。

  第一次,爱美的她带着希望进来,想把方下巴整窄。但一次失败的整形,却让她从希望到失望又到绝望。

  1月30日,经杭州市医学会鉴定,叶的整形手术属于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因为一个被整坏的下巴,叶的生活天翻地覆。生活圈急剧萎缩,家庭面临崩溃,丈夫甚至和她闹起了离婚。

  她从没如此清醒地认识,整容这一高回报的健康投资,其实暗藏着高风险。而一旦整形失败,肉体及精神的伤害如阴霾般笼罩着整个生活,挥之不去。

  昨天,她噙着眼泪,嘶哑着说:“从天堂到地狱,只需一次失败的整形。”

  一个毁掉的下巴改变的生活

  对于整形,叶芳夫妇一直存在分歧。去年下半年,得知叶有整下巴的想法,丈夫就极力反对:“生活得好好的,干吗要去受这种罪?”

  在丈夫看来,夫妻生活富足,没必要去冒风险。叶和丈夫结婚十年,女儿懂事乖巧,儿子调皮可爱,夫妻感情一直很好。丈夫聪明能干,自己开公司创业,事业红火。叶是老板娘,平时在公司帮忙打点事务,也时常陪着丈夫外出应酬。因为性格开朗,叶的朋友圈子广泛,去年下半年,她还准备和朋友合伙开办酒吧,打拼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

  叶形容自己的生活 “很幸福,很让别人羡慕”,但她想再为自己的幸福加加分,于是把目光定格在自己的宽下巴上。

  尽管已经35岁了,但女人总是为美疯狂。叶觉得自己的脸比较瘦,宽宽的下巴却让脸型显得不够协调。尽管遭丈夫反对,但最终她瞒着丈夫做了削下巴手术。

  计划很完美,手术成功后,自己变得更漂亮了,丈夫看了也喜欢,自然就不会怪罪了。然而,她没有料到,手术失败了。经杭州市医学会鉴定,叶的下巴手术属于四级医疗事故。一个被整坏了的下巴,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

  丈夫对叶的隐瞒行为耿耿于怀,手术失败后,每天面对叶的牢骚和抱怨,容忍度一次次受到挑战。更为严重的是,手术后,叶的下巴常常又酸又胀,下唇也出现了麻木感,任何人都碰不得。“以前夫妻感情好,晚上常常搂着睡。手术后,丈夫的胳膊一碰到自己的下巴,就疼得大发脾气,丈夫无法忍受,只能分房睡了。”

  对于孩子,叶更多的是愧疚。儿子还小,正是调皮的时候,喜欢粘着她撒娇。好几次,儿子在她怀里闹腾时不小心顶到了下巴,叶一个巴掌劈了过去。之后,儿子时不时地会远远躲着她。

  丈夫很传统,认为妻子应该是贤内助,但现在叶每天抱怨牢骚,公司也不去,孩子也不管,家务也不打理,丈夫很失望,已经提出了离婚。

  陈蓝(化名)是叶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对她的家事一清二楚。“叶的脾气性格的确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前的她开朗外向,喜欢交朋友,外出聚会,现在除了去杭州讨说法,几乎每天窝在家里,外面的世界似乎已经与她无关。” 陈说:“我甚至怀疑她是否得了抑郁症,真的很让人担心。”

  正如陈所言,整形失败后,叶的生活圈急剧萎缩。叶一直觉得,整容本来就是偷偷摸摸的,如今失败了,更不能让人看笑话。因此对于一切应酬和聚会,她能推就推。一些实在无法回避的场合,她就捂着下巴和对方说话,推说自己牙齿疼得厉害,不敢看别人的眼神。

  “我已经一点自信心也没有了。”今年春节,叶从早到晚躺在床上,拒绝走亲戚,夫妻俩再次大吵一架。

  杭州整形医院副院长谭晓燕说,她(叶芳)现在有点钻入牛角尖了……严格意义上更建议她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下巴是怎么被整坏的?

  去年9月12日,叶芳走进杭州整形医院,噩梦从此开始。

  当天,杭州整形医院一位名叫夏德林的医生为叶进行了颏部截骨缩窄手术,手术总共花费了约17000元钱。

  手术后几天,叶芳时常对着镜子照来照去,但越看越觉得不安。叶觉得,她只是要求医生把下巴两边的方角磨掉,但医生却在手术时拉长了她的下巴,让她很不满意。

  交涉了几次后,距离第一次手术仅仅十天,叶芳再次躺上了手术台,进行二次修复。但叶发现,二次手术后自己的整个下巴颏往前突出,这一造型让她更加难以接受。除此以外,叶的下巴、下唇开始出现酸疼麻木感,如果喝冷水热水或是说话时,下巴抖动幅度过大,疼痛感就更强烈。

  “当医生说要进行二次手术时我就很犹豫,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啊。但医生说只是开个小切口,不会有大影响,我才同意了。但手术当天没有签任何协议。”叶开始担心,十天内连续两次手术是否属于不正规的操作,是否对身体造成了伤害。

  二次手术后,叶一直与杭州整形医院交涉,但医生的答复是,每个人审美观不同,手术造型没有问题,至于酸疼感,属于手术后症状,会逐渐消失。

  有一天,叶芳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惊出一身冷汗,下巴右侧的一块骨头脱开了。

  这让她想起,该为自己维权。

  维权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叶找到医院质问,最后经过协商,医院退还了叶芳的手术费,并补偿了一笔所谓的“营养费”,两者总计29000多元。此外,医院聘请国内专家对叶进行了会诊,专家表示,如果短期内再进行手术,很容易造成骨头坏死,下巴很可能一辈子就废了,因此需要观察半年后再决定第三次手术。

  对普通人而言,半年一晃而过,但对叶来说,却是焦心的等待。实在坐不住了,叶开始辗转在杭州的大型综合医院拍片、找医生,希望寻求其他补救方案,但得到的却是更坏的消息。

  浙医二院的拍片结果显示,一截螺钉断裂在叶的下巴内。

  叶再次闹到杭州整形医院。

  “我真的很后悔选择整形这条路,现在连最基本的健康也没有了。钉子断在里面,我的下巴越来越痛,吃饭、喝水、刷牙都受到影响,我现在已经不奢望美丽了,我只希望找回健康,过普通人的生活。”

  叶向杭州整形医院提出赔偿,并让医院承诺为自己负责第三次手术,取出断裂的螺钉,恢复下巴造型,还她健康。但双方始终谈不拢。

  今年1月,叶找到杭州市医学会,自费要求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1月30日,杭州市医学会出具鉴定结果: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四条、《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本病例属于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对(叶芳)的医疗护理医学建议:无。

  本以为有了鉴定结果,自己的维权路会走得容易些,但双方依然无法达成共识。

  叶芳说,在金额赔偿上,她曾提出10万元的赔偿,但医院的底线是3.5万元,她最后也做出了妥协,表示同意。但矛盾的焦点最后落在了后期手术上。叶希望医院负责为其进行第三次手术,但医院认为,医疗事故鉴定书上有关对叶芳的医疗护理医学建议是“无”,因此医院没有必要再为其进行手术。

  负责为叶芳做医疗事故鉴定的是杭州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办公室,办公室工作人员朱女士说,鉴定采用专家合议制,确认是否属于医疗事故。经过鉴定,该病例属于四级医疗事故,但专家认为,对后期护理没有特别的建议,因此建议栏中写了“无”。

  朱女士说,杭州市医学会只是鉴定机构,并不是仲裁机构,鉴定只负责分清责任,给出是否属于医疗事故的结果。

  另一位工作人员沈先生表示,医院认为依据医疗护理医学建议“无”这一点来决定是否为病人进行后期手术,这是医院的行为和想法。对于鉴定机构来说,医院究竟是否该为叶芳进行后期手术,他们不加以干涉。

  今年1月至今,叶芳为了“讨个公道”,反复奔波在临平和杭州整形医院之间,当协商了一次又一次都无果后,她甚至采取了过激行为——在医院绝食抗议,却依然无法化解僵持的局面。

  整形前,丈夫曾对她说过这么一句话:“美在心里,不在外表”,希望借此打消她整形的念头。但当时,叶根本听不进去,她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作为反击。

  如今,回味着这句话,她追悔莫及。“拥有健康才意味着拥有一切,健康才是最美丽、最阳光的。”叶声音嘶哑,用手背抹去即将掉落的泪水。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GLX163
复制成功

官方微信,解答更专业!
随时聊,不骚扰!
微信号: GLX163

我知道了
Copyright ©2009-2023 真美分享 闽ICP备2021019094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不
代表本网站观点,如发现侵权行为或权利人发现存在
误传其作品情形,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联系邮箱:wuyuchenai@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