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要去杭州整形医院,打车软件却导航到城南某美容机构

  • 收藏: 0
  • 浏览: 265
  • 回复: 0
美丽76295858

美丽76295858

2021/06/14 17:06

杭州整形医院收到的杭州下城区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

公证机关出具的公证文书

下城区法院受理杭州整形医院状告某打车软件案

前天19:25,方女士来电:我今天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明明要去杭州整形医院,打车软件却导航到城南某美容机构”,我看了很气愤,我姐姐一个月前也遇到了类似的事。我姐夫家里是开机械加工作坊的,女儿两岁,正是喜欢爬上爬下的年纪。上个月他们作坊新进一批机器,调试的机器就随便摆着,孩子一个人在玩的时候,就顺着椅子偷偷爬到机器上去了,一个没站稳从上面摔了下来,鼻子“砍”在了门口水泥台阶上。鼻子当时就肿了。姐夫那天不在,我姐姐开了打车软件叫车去杭州整形医院,结果师傅送母女俩去了城南的一家医疗美容医院。我姐六神无主抱着孩子在路上哭着给我打电话,说孩子脸色苍白、哭得嗓子都哑了。后来姐姐路边招手又叫了一部出租车送去了上塘路的杭州整形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孩子鼻骨骨折错位,需要立即手术。我那天没细想,前天看了报道才回过神来,是不是有可能打车软件成了“医托”?希望法院尽快开庭,到庭审时,看打车软件公司到底怎么解释。

记者张姝核实报道:昨天下午记者给方女士打了电话,孩子的鼻部整形手术比较成功,经复诊确定对外观的影响不大。

方女士说,“我在报纸上看到这家打车软件公司说‘因为整形医院已经起诉,在法院还未开庭审理之前,现阶段他们不方便做回应。’我自己前天试了一下,他们的打车软件平台上“杭州整形医院”显示的地址和图钉定位都是对的。可我姐一个月前带孩子送医时,当时显示确实是错的。”

记者采访了杭州整形医院院长谭晓燕。谭院长说:“方女士说的确有其事,她亲戚的孩子后来确实在我们医院做了手术。第二,我们‘杭州整形医院’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注册商标,有三十多年的历史。打车平台作为一个服务市民的公众平台,应当客观、公正地引导市民出行,为市民提供便捷、健康的出行服务,虽然他们目前尚未回应是出于什么原因或因素导致的出错,但出错的事实已经侵犯其他单位和打车市民的合法权益了。仅对于我们‘杭州整形医院’导航错误的状况,已持续了半年之久,出错的整个过程,我们已经全部做了公证,作为证据递交法院。现在,我们在等待法院开庭通知,案件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方便细说。”

因打车软件送错就医地址

孩子若毁容,后果谁承担?

昨天,方女士心有余悸地说,“我也不是要事情的人,只是想到,孩子因为打车软件导致送错就医地址,延误了时间就可能对手术效果产生影响。鼻子在五官里就摆在脸部的正中,女孩子长大后要嫁人的,这万一鼻子修复不了、毁了容,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这后果谁承担呢?我思来想去,还是给你们打个电话,希望更多的媒体知道这件事情,让真相快点水落石出。”

像方女士说的儿童鼻部整形美容急诊病例,在杭州整形医院每天都有,整形美容急诊病例,医院每天收到约20例,主要是因意外伤需要植皮或面部创口需清理的病人。而手足外伤的急诊病例平均每天15至20例,最多可达28例,主要是断指、断臂、断腿、车祸导致的肢体粉碎性骨折等病例。

谭晓燕院长说,“杭州整形医院业务分为整形美容和手足外科两大板块。除日常门诊外,还承担着杭州市24小时急诊任务,急诊主要接诊杭州及周边的手足外科患者及杭州市及周边的面部外伤患者,每天有很多患者是120救护车送到我院急救的。这一点是其他一些医疗美容医院不具备的,也没有资质开展的。”

杭州整形医院副院长姚建民说,“断指必须在六小时内进行再植手术,如果错过了这个时间,手指的血供、神经等功能都会受影响,就不一定能存活了。方女士亲戚的孩子还是幸运的,及时送到我们医院进行手术。上个月,杭州婺江家园一园某幢从楼上掉下一块玻璃砸到了一个小伙子,受伤的小伙子伤口有6厘米至8厘米长。我们医院急诊医生从他伤口里夹出了碎玻璃,还连夜给他缝了40多针才保住了性命。这样的病例,送医时间是争分夺秒的,越快越好,耽搁一秒都可能让生命流逝。”

“如果是外地病人,来杭州路途中耽搁了时间,或者断肢卡在事故机器里的时间比较长,取出断肢就已耗费了数小时;还有是严重车祸伤的紧急病人……这时如果遇上打车软件将病人送错地址,这个延误的时间差就可能导致致命的后果。”

整形美容医疗行业竞争激烈

不良竞争可能是诱因?

对于打车软件出错的事情,杭州整形医院内部也在思考。

医院医务科负责人唐雪生说,现在整形美容医疗行业竞争激烈,不良竞争也可能是诱因。但是具体原因,还是等法院庭审。

唐雪生说:“杭州整形医院成立于1985年,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整复外科事业的创始人之一张涤生教授(已故)领衔组建并担任名誉院长的一家三级整形专科医院,曾被评为全国十佳专科整形医院。目前,医院已接到患者投诉,通过打车软件到我院就诊,结果被拉到同城某医疗美容医院。之前,医院员工上班打车以及来我院学术交流的上海专家均遇到了此种情况。

“现在,我们对打车软件的两项错误已经作了公证——

“一是,在打车软件输入‘杭州整形医院’后,显示有‘杭州整形医院’,地址为上塘路168号,这是我院正确的名称和地址,点击打车后,某打车软件的路线和导航目的地却还是××路某医疗美容医院。

“二是,打车软件输入‘杭州整形医院’后,还显示有‘杭州整形医院医疗美容中心’,该地址实际是杭州另外一家医疗美容医院。”

唐雪生说,除了打车软件的纠纷,医院还遇到其他美容机构或美容院打着“杭州整形医院”的名号招生的事件。不良机构冒名承诺讲授注射美容的课程并答应付费880元就可获得整形医院专家、教授、院长授课,优秀学员还可推荐到整形医院工作。“我们医院从来没有办过类似培训班,也不可能办类似培训班,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医生和患者向院方反映,我们也报了警。”

唐雪生说,注射美容属于医疗美容,需要在医疗机构内由医生实施。而现状是,大约有一半的求美者是在非医疗机构,比如美容院、美甲店等地方接受违规的微整形注射。要知道没有医师资格证的人,匆匆学点皮毛就给求美者注射,是非法行医,也会出乱子的,我们医院经常接收到在美容院、美甲店注射微整失败后来“返修”的患者,很多人是一张脸给打烂了,很可惜。不正规注射、微整失败的患者越来越多,这需要引起消费者的足够重视。建议去正规医疗机构注射正规产品,千万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关于打车软件送错就医地址的事情,杭州市下城区法院昨天表示,已经受理杭州整形医院告某打车软件公司一案,目前尚未排定具体庭审时间。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Copyright ©2009-2023 真美分享 闽ICP备2021019094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不
代表本网站观点,如发现侵权行为或权利人发现存在
误传其作品情形,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联系邮箱:wuyuchenai@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