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简美人祛斑祛痘连锁机构:一准新娘祛斑美容变“毁容” 投诉多个部门无结果

  • 收藏: 0
  • 浏览: 281
  • 回复: 0
美丽76295858

美丽76295858

2022/04/24 15:30

成女士没想到,自己仅仅是做个祛斑美容,却让全脸溃烂。成女士将美容机构投诉至多个职能部门,一个月过去了,没有结果。

为了当美新娘她专程来西安祛斑

37岁的成女士是安康人。今年春节,她从安康来到西安祛斑,想着春节假期做个美容,既不耽搁上班,又能为五一结婚做准备,准备当个美美的新娘。经邻居介绍,微信添加了一个祛斑美容机构的美容师罗某某,“她说自己是西安简美人祛斑祛痘连锁机构的美容师。”


上图:成女士拍于祛斑后七八天时的照片(成女士供图)

2月3日,成女士从安康来到西安,“罗某某将我先后带着走了两个店面,都关着门,最后说去她家里做(祛斑),并称她家里东西都有,和店里做是一样的。”

“我以为祛斑是不疼的,但没想到中间疼得一度让对方停下来。”成女士说,罗某某给她脸上涂抹的是药水还是美容护肤品她不清楚,就是一个小瓶子,拿一个类似于针头一样的东西蘸着瓶子里的东西往她脸上点,点了没一会儿,她就感到脸上酌烧得难受,“对方说要美就要付出,疼痛是难免的。而我并不是全脸都有雀斑,但她感觉到她给我全脸都点了药水,我疼得问她为啥没斑的地方也要点,她说为了以后全脸肤色均匀。”成女士说,40多分钟后,祛斑美容算是完成了。“我照镜子,发现自己的脸像怪物一样吓人。对方却说,要想美先变鬼。”

成女士总共给对方微信转账了6800元,其中3800元是“祛斑手术费”,另外3000元是应对方要求,买了三瓶后续需往脸上涂抹的简美人净透液、修护膏和精华液。

没等来“白白净净“全脸是坑坑洼洼的黑点”

“她保证半个月后就会变得白白嫩嫩,我忍着疼痛,回家每天坚持涂抹从她手里买的三款产品,疼痛没有丝毫缓解,15天后全脸溃烂。”成女士说,期间,她疼得一晚上睡不着,提出要去医院看看,得到的答复总是“‘要变美就得忍耐,说熬过这个阶段就好了。’并反对我去医院,说医院的药有激素,跟她们的产品有冲突,然后就给我发来其他顾客做后的效果图和视频,以此安抚我。”


上图:成女士没祛斑前的非美颜照片(成女士供图)


上图:成女士就此向卫生部门投诉维权


上图:成女士在向行政部门投诉无果后,将美容师及简美人祛斑机构告上法庭。

到了2月底,经过近一个月的等待,成女士说,因祛斑而点到脸上药水的地方,从酌热疼痛到溃烂,再到结痂掉落,镜子里,她全脸是坑坑洼洼的黑点。

无奈之下,3月1日,成女士来到西安找罗某某,“她当时把我带到科技二路的简美人祛斑祛逗连锁机构店里,之前也来过这家店,但当时门锁着,说是要给我解决脸上的问题,但说了半天,最后是让我再花钱买他们的产品。”成女士拒绝了,没想到对方就不管了。

历经一个月的 投诉到多个部门都没结果

为此,成女士分别拨打了12315消费者投诉热线和卫生部门的电话进行投诉,期间,因为上门寻找罗某某讨说法,双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继而报警。

在此期间,成女士相继去了西京医院、交大二附院、西安市第四医院检查。华商报记者看到,西京医院的检查报告诊断为瘢痕、炎症后色素沉着;交大二附院初步诊断为刺激性接触性皮炎、色素沉着;西安市第四医院检查发现其面部疤痕,诊断为色素沉着的疾患、瘢痕。“医生说我脸上的坑和色素沉着,要做激光和光子交替治疗,初步治疗费在五六万元,至少需要10个月。”

成女士说,从3月初开始,至今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仍没有结果,甚至于当初给她脸上用的什么药水都没人查清,市场监管部门都只是把对方叫来,对方提供啥他们看啥;未婚夫家也反对这门婚事了,未婚夫说她脸啥时候治好啥时候再说结婚的事情。

简美人祛斑祛逗连锁店:美容不是在店里做的,与店铺无关

日前,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市科技二路的简美人祛斑祛逗连锁机构,店内工作人员说,成女士的祛斑项目并不是在店里做的,也否认罗某某是店内员工。工作人员介绍,该店是简美人在西安的总代理,罗某某只是未央区代理商下的一个加盟商,对于罗某某向外界称是本店股东的说法,表示会追究罗某某的法律责任。

罗某某:产品都合格,是顾客后续的涂抹有问题

4月12日,华商报记者联系上罗某某。她说,因疫情原因,她先前的店面已关门,给成女士做脸就是在她家里做的,用的产品都是简美人祛斑机构提供的合格化妆品,至于成女士为何脸部出现如此反应,跟她后期涂抹产品的量和手法都有关系。

十里铺市场监管所:无法到罗某家中检查药品,调解失败

12日,华商报记者来到十里铺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介绍,经调查,罗某某提供了给成女士使用的三款化妆品,经查,都是合格产品,也承认只是听罗某某的介绍,得知其经营的店因疫情已关闭,是在罗某某的家里做的祛斑项目,并没有按照登记的经营地址前往查看。“成女士说罗女士给她脸上抹不明药水,成女士提供不出药水名称和图片,我们也没法儿去人家家里检查。后来只能从中调解,调解失败。”工作人员说,成女士投诉对方祛斑时用的是药水,那就涉及医疗美容的范畴了,这属于卫生部门的管理权限,他们管不上。

未央区卫生监督所:是否涉嫌非法行医,需投诉人举证

西安市未央区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所负责人介绍,他们查的是医疗行为,查化妆品和药品这是市场监管局的权限,怀疑对方非法行医是要有证据的,如果有证据,可以把证据拿来,他们可以依法查处。“这中间不涉及医疗行为,我们管不上,你来投诉,一定是你来举证,一定要提供证据(才行)。”

律师:不能以诉讼程序的证明标准苛求举报人完全举证 市场监管和卫生部门涉嫌行政不作为


上图:成女士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


上图:成女士与简美人祛斑机构签的祛斑协议,维权才发现,对方没盖公章。

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律师罗震东就此分析说,成女士在美容机构做了祛斑后脸部出现严重的过敏反应,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在收到投诉后应当提取样品并检验,确认产品是否合格。如果给成女士使用的产品是药物或药妆,美容机构开展的就是美容医疗行为,操作者必须具有医师资格证,机构必须具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罗震东说,在本次事件中,市场监管部门和卫生部门都介入了,在成女士已经受到人身损害并举报的情况下,上述部门应当对祛斑机构和人员进行调查,确定该行为的性质和相关机构、人员是否具有资质。如果该机构和人员不具有相应资质,行政机关应当依法处置,构成犯罪的,还应当将相关线索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本起事件中,给成女士进行祛斑的单位和个人没有在营业执照注册登记的经营场所开展经营活动,擅自变更经营地址没有变更登记,这就违反了相关规定。祛斑机构在没有变更工商登记的情况下擅自闭门歇业,市场监管部门在日常监管巡查中发现或者接到投诉举报后应该进行现场核查并处理;另外,该机构的营业场所是因为疫情原因闭门歇业,就不应当开展任何经营活动,但经营者将营业活动转移到家中,其行为又涉嫌违反防疫政策规定,公安机关应当介入调查并依法处罚。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更不能以“不能去家里查处”,就放弃调查成女士所投诉的“不明药水”。


上图:成女士前往医院检查,被诊断为瘢痕、炎症后色素沉着。


上图:成女士先后去了西安三家医院就诊,治疗面部的药品和检查收费单堆满桌子


上图:目前成女士的皮肤状态。

卫生部门在接到成女士因为祛斑受到人身损害的投诉后,应当积极履行监督职责,对事件展开调查,对成女士受伤的原因、经过和各方责任进行调查以确定是否有违法事实存在并给投诉人正式回复,不能以诉讼程序的证明标准苛求举报人完全举证,否则就涉嫌行政不作为,违背了行政机关主动依法行政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基本原则。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Copyright ©2009-2022 真美分享 闽ICP备2021019094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不
代表本网站观点,如发现侵权行为或权利人发现存在
误传其作品情形,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联系邮箱:wuyuchenai@foxmail.com